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销魂的初夜

销魂的初夜 - 销魂的初夜

故事发生在九四年六月我参加中考的时候,当时我们年级的优秀学生在学校领导的带领下来到县城参加中师中专统一考试。我顺便多说一句,在我们那个贫困的山区,在那个年代,凡是成绩优秀的学生一般都来考这个试了,因为家人没有钱用来送高中,大学离我们是非常遥远的。

经过几天的煎熬,报考中专的同学们带着喜悦或是遗憾的心情都走了。报考中师的连我共十一个人留了下来,还要参加三天后的面试。教师留下三个,一个学校领导,一个我们毕业班的班主任,还有一个女老师,教我们音乐的,她留下来的目的是辅导我们的艺体(艺术体育),以迎接面试。

其实这个说起来很可笑,在当时我的学校,为了提高升学率,平时什麽历史、地理、生理卫生等课程,根本就不上课,而且连书都没有,因为这些科目在中考的时候不涉及。唯有音乐另外,因为考中师的时候少会有一点。所以居然有音乐这门课。

中考的紧张的气氛终于过去了。我们长舒了一口气,大家都很开心。这裏所说的开心并不代表玩了什麽花样,找了什麽刺激,开心来自于心理,多年辛苦学习的担子终于撂下来了。于是男生女生相约逛街,再也不怕四处传播的流言蜚语。

对于我们大多数同学来说,十四五岁进县城可是破天荒的头一回,所以免不了兴奋,免不了感叹城市的繁华,虽然现在看来那时的繁华根本不值一提。我们走了整个下午,腿脚都软了,走水泥路就是比走山路费力。

晚饭后,他们相约老师看电影。我没有去,因为我没有钱,我一个人就呆在宾馆裏,洗一个热水澡后很惬意的躺在床上看电视。其实电视对我来说同样新鲜,我们家裏从来就没有电视。

我一边看电视一边还在做另一件事,那就是欣赏我的JJ。我总发觉这小兄弟近一两年来好像越来越长了。平时很软的时候它的变化不大,只是龟头渐渐地往外露了出来。但一早一晚它就变得又长又硬,弄得人很不自在。

我扒开内裤看着它,它就硬了,看一会儿电视不理它,它就软下去,挺有意思的。我根本不知道它长那麽长会有什麽用。大概男人长大了它都要跟着长大才对吧。

一会儿我听到有人在敲门,心裏疑惑会是谁呢?连忙穿起衣服,开门一看,很让我吃了一惊,是我的音乐老师,她穿着粉红色的长裙站在门口(多年以后我知道那叫睡裙),非常的迷人。

其实我的音乐老师很娇小,大约一米五多一点吧,但是长得很漂亮,胸部和屁股随时都挺得老高,很惹眼。她的歌唱得真好,清脆婉转,悠扬高雅。她还会跳舞,以前学校有一次举行晚会她就跳过,有一个动作是她把脚伸到空中去,那裙了下面白玉一样的腿就露了出来,我看了以后倒抽一口凉气。真的!凭这些天资她嫁给了学校的一个主任,挺让人羡慕的。

有几回我因为音乐的问题面对面请教过她,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班上的女同学都没有,后来我才知道她用了高档的香水。哎,那时候我不知道的事情真的太多太多。

老师现在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又闻到了那似曾相识的淡淡的清香,她的雪白的肩上只有粉裙的两根吊带,裙子把挺起的胸部露出好一半,下面也露出好一截小腿。看着她的淡淡的笑容,我一时间很窘迫,我慑慑说道:「老师,你没去看电影?」

她微微一笑:「当然没去了,你到我这边来,我有话给你说。」

我拉好房门,跟着她后面,那裙子一蕩一蕩的,很是燎人,一时间我心裏有一种罪恶的沖动,——要是能掀开裙子……可是我不敢。没一会儿到了老师房裏。

(因为女老师就她一个,她住的是单人间)。

她的房裏挺豪华的,我禁不住四处打量。她关好房门,叫我在床边坐下。我以为她会叫我复习一下五线谱的内容吧,平时我们都是站着回答问题的,今天她叫我坐下,我真还有点不习惯呢。

我忐忑不安的坐下,她也跟着很优雅的坐在我的对面,很和蔼的问我近来考试的感觉怎麽样,哪些科目考得好,那些题没做好,如果成绩很好以后打算考那些学校等等。甚至问到我今后的理想。

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老师离我的距离是那麽的近,慢慢的我就放开了,说的话语也渐渐宽了许多。不知不觉的老师突然问我:「林,听说你有学校有女朋友,是不是真的?」

「老师,没有,那些都是同学们瞎说的。」

说实话我没有女朋友,因为我的父母亲一再给我说过初中找女朋友只会误事,我也体会我们家的处境,那就是除了努力学习争取出人头地以外,别无出路,所以我一直也很自重。班上有几个漂亮的女同学,我只不过平时多看了几眼而已。

其实什麽是漂亮我一直没法给它定义,为什麽我会多看几眼我也弄不清楚。

「你那麽帅气,成绩又那麽的好,平时又那麽的活跃,好像有女同学一直在追你呢?」

「我知道学习更重要,我都没理会。」我诚实的答到。

「不是这个原因吧,你们班的女同学说你的眼睛经常不老实呢,给老师说在看什麽?」老师带着甜甜的笑容靠近我,很调侃的问道。

说实话女同学罩着胸部的裙子勾勒出的身体的曲线实在好看。但我不敢答。

「不好说是麽?其实你看女同学时,她们并没有怪你的。还想着你看呢。」

我疑惑道:「不会吧,我可没感觉到她们在想着我看呢?」

「她们在想什麽,就说你吧,你的胡子都这麽长了,都是大男人了,所以想着女生……」

我的耳根子都红了。

「有什麽不好意思的,这是很正常很应该的,不想才有毛病呢。」

突然间我有了底气,原来我看女生并不是罪恶。于是我很憨厚也很诚实的答道——「老师,有的女生确实好看……」

老师很灿烂的笑了。「哪裏好看呢?」

我红着脸不答。

「有老师好看吗?」

「没有,绝对没有。」

「平常你看我吗?」

「不敢看。」

「为什麽?」

「你是老师。」

「想看吗?」

剎那间我的心裏好象有一团火在烧,那一团火随着心脏突突的跳动在肚子时四处乱窜。我想喘一口气,但又不敢喘。我的脸通红,我能感觉到。

我擡起头看着老师,我发觉她现在真美,她的眼神是那麽的含情,她的笑容是那麽的亲切,她的话语是那麽的温柔。我真想一把抱住她。可是我不敢,我呆呆的望着。

老师看着我,就像一个十岁的孩子,很调皮的笑了。她轻轻的走到我跟前,伸出双手蒙住我的眼睛,悄悄的说:「起来,闭上眼睛,不许睁开。」

我老实的站起来,闭上双眼,我不再想,因为我从来梦想看到的女人美丽的胴体马上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那一刻时间会凝固,那一刻美丽会永恒,那一刻我的心脏会停止跳动,也许,那一刻我还会哭泣……

我感觉老师在脱我的衣服,跟着脱了我的裤子,包括我的内裤。老师柔嫩的双手在我的身体下不停的游走,那感觉就像我以前哭泣的时候妈妈叫我「乖」时,给我的抚摸一样。是那样的温柔。我很乖,我任凭衣服裤子不停的往下滑落,任凭我赤裸的身体出现在老师面前,并不因此感到惊异和不自在。

我似乎从遥远的地方听老师在说:「林,你的身体真好,好多肌肉,平时干活的时间很我吧。」

我只轻声回答道:「嗯。」

「JJ平时有这样大麽?」

「没有。」

「好大的呢,以后还要长的。」

「是吗?」

「当然了,真好看。」

突然间我感觉我JJ又大了一些,几乎胀得痛了。

老师抱住我,她的滚烫而且柔软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胸口。我几乎窒息。

「睁开眼睛吧。」

我喘着气睁开双眼,我看到老师的含情脉脉的眼睛,还有那绯红的面颊。她的衣服已褪到腰上,两个硕大的乳房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她把乳房在我的胸口摩擦了一下,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到她如水一般的柔嫩的身体。我们坐到床上,我抱着老师的腰,躺在她的怀裏,像个孩子一样,看着她,享受着这梦幻般的幸福。

我用一只手轻轻的抚摸老师的美丽的乳房。一只手还捏不过来呢。我一边揉捏,一边看着老师如鲜花一般的笑容。我无法形容当时的那一种感觉,是那麽的销魂,是那麽的让人陶醉。老师俯下身子,那圆润的乳头正好被我含在嘴裏,我轻轻的吮着,我生怕一不小心破坏了这样美的一件艺术品。我又听到老师如仙子一般温柔的声音:「老师美吗?」

「美,老师你真美,天底下再也没有比你更美的人了。老师,你的乳房最美,班上的女生的乳房都好小好小。」

「是吗,看着眼馋不?」

「馋。」

「那我挖了你的眼睛。」

「老师,不要挖我的眼睛,让我看嘛,我不是坏人呢。老师,以后如果有人欺负你,我有眼睛才能保护你。」

老师笑了,笑得很甜很甜。

「老师,乳房裏又没有骨头,怎麽会挺这麽高啊?」

「挺这麽高就是让你看的嘛。真是一个不知事的孩子。直起来吧,我可抱不住你了。」

我从老师的怀裏起来,和她面对面的坐着。我再一次欣赏了她的坚挺的乳房,平日裏我只能看到她领下那一小块白白的肌肤,跟本不知道往下会藏有这麽美的艺术品,中间还有好深好深的乳沟。我双手捏住乳房,把老师按在床上,使劲的揉着。老师很温柔的躺下,闭着眼睛。

她的乳房真的好白好白,好嫩好嫩。只让人爱不释手。一会儿,我听见她在轻轻的呻吟。我说:「老师,我压着你不舒服吗?」

「不怕。」

「不,你不舒服我就不摸了。」

老师笑着坐了起来,一只手摸着我的流水的JJ,问我:「舒服吗?」

我感到龟头出奇的痒,但越痒越舒服。我说:「好痒呢。」

「你摸我乳房的时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的。」

「我听到你在呻吟,我怕捏痛了。」

「白癡,要是捏痛了,我不会叫你轻一点儿吗?」

「那我还要给你摸。」

「不许摸了,摸到天亮吗?真没出息。」

我看着老师,怔住半晌,我多想再摸她的乳房,要是我自己有这样的乳房,我一定天天都自己摸。看来今天是摸不成的了,以后肯定也摸不成了。我突然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我几乎想哭出来。